酉禾予象

救命这张真的幻视爱心!

这期是要甜死谁啊……嗑到要按人中注射胰岛素了好吗!!!

启程速速美帝!

[启程] 桔梗的花语

终于写了一直很喜欢的花吐症梗!

是双向暗恋不自知的笨蛋情侣

1.7k+

 

 

 

何运晨是实实在在的8G冲浪人,各种网络热梗都狠狠拿捏,包括但不限于看身边朋友的同人,他甚至还会分享给正主并大喊一句嗑到了

 

不可避免的,他了解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知识

 

同人文的题材那叫一个多种多样,什么ABOE啊,花吐症啊,fork&cake啊,替身白月光啊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他们写不了

 

这帮小姑娘的脑回路怎么这么清奇,他感叹道

 

但他一直不敢看曹恩齐与他的同人,因为他好像动了真情,怕看见其中真挚爱情,而自己只能暗自垂泪

 

说起来挺可笑的,本来就是营业cp,曹恩齐娱乐圈中人,这种事屡见不鲜,又是演员,演演青涩小情侣手到擒来,只有他动了真情,浸没在虚伪幻梦,越想越心痛

 

某天邵明明转发了一篇文章给他,除此之外一句话没有,他没忍住好奇心,点开了

 

这篇文章写得十分之隐晦,标题起得玄之又玄,没带cp名,前半篇也没出现人名,全用我与他代替

 

好奇怪,何运晨皱着眉头看下去,但很快就沉浸其中了

 

是篇纪实,前半篇写了娱乐圈情侣一方纠结无比的心路历程,后半篇则是梦想成真双向暗恋,修辞用得精妙无比,文笔平实但打动人心,谁看了不说一句绝美爱情

 

就是如果主角不是曹恩齐和他就好了

 

何运晨心里冒着酸泡泡,他看着文章里的启程cp温柔互动,隐隐觉得喉咙烧痛,他咳了几声,猝不及防咳出几片花瓣

 

他被吓了一跳,随即想到了花吐症,在感到离谱的同时又为其设定神伤,在七天内得到暗恋之人的吻,否则必死,除此之外别无他法

 

他盯着被捧在手心的柔嫩花瓣,在脑子里想了一圈认不出来,就拍了照传到网上

 

是桔梗,花语是,无望的爱

 

他自嘲一笑,原来自己也知道,他们之间没可能

 

刚巧,过两天他就和曹恩齐同录节目,晚上大通铺,总有机会偷到一个吻

 

这几天他过得很痛苦,病状一天比一天严重,他已经从吐花瓣到吐出整朵花,花上都沾血,看着挺骇人

 

桔梗很漂亮,但它此刻却像是罂/粟

 

某天早晨他盯着白花上刺目的血痕,在心中为自己哀叹

 

在见到曹恩齐的那一刻,他不得不承认,他感到微妙的放松

 

一整天的游戏寻宝他都心不在焉,晚上回到小屋时都有点懵,房间已经没有灯光,曹恩齐早早上床睡觉,彻底贯彻落实了反内卷计划,他看着有些好笑,但心脏又酸酸涨涨的

 

他内心煎熬,在原地站了半天,最后盖掉摄像头,蹑手蹑脚来到曹恩齐床前,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很卑劣,但他却不得不这样

 

曹恩齐喜欢偏向一边睡,但睡姿很端正,手脚规规矩矩的,看着很乖

 

何运晨像只猫一样,在他唇上印下一个轻飘飘的吻,做完这一切,他稍稍松了下绷紧的心弦,拿下摄像头上的布,洗漱完上床睡觉

 

第二天凌晨,他是被痛醒的,喉管烧痛,已经被翻涌的花堵住,他小心起身进了卫生间,关上门把桔梗吐出来,浅淡的香气立刻盈满整个空间

 

何运晨捂着嘴轻轻地咳,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

 

是齐思钧,他睡眠轻得很,估计是被他的咳嗽声吵醒了,此刻他盯着水池里的雪白与血红,一时无语

 

齐思钧被粉丝们戏称为中嗑院院长也不是无中生有,事实上,他了解的同人梗是他们中最多的,因此他一下子就明白了

 

何运晨听到他颤抖的声音,是曹恩齐吗?

 

他静默在原地,最后微不可察地点了头

 

齐思钧再问,还有几天?看起来像是快哭了

 

他轻轻摇摇头,扯出一个难看的笑

 

我不知道,本来昨天就应该好了,但是它好像不能就表面碰一下,小齐,你说,我该怎么办?

 

他们相对无言

 

最后何运晨向他承诺,明天吧,明天早上,我试试,现在我们回去睡觉,好不好?

 

他最后辗转反侧难以入眠,将近七点才堪堪睡着

 

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,曹恩齐主动来找他

 

他被拉进杂物间,看着门被咔一下锁上,心脏一阵阵发紧

 

曹恩齐站在他面前,耳尖血红,何运晨就这么看着他欲言又止止言又欲

 

最后问,小何,你昨天晚上是不是亲我了?样子纯情得要命,从耳朵一路红到脖颈

 

他不说话,只是盯着对面人的眼睛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

 

曹恩齐一下子就慌了,他伸手抹他的眼泪,又手忙脚乱地找纸巾,最后抬手挣扎了半晌,自暴自弃地吻上他的唇

 

何运晨眼泪掉得更凶,他闭上眼睛,紧紧地抱住他的腰

 

曹恩齐顿了一下,试探性地深入,他顺从地打开牙关,小心翼翼地回应

 

他捧着他的脸,吻得格外深情

 

最后他们分开,曹恩齐抵着他的额头,问他愿不愿意要一个男朋友

 

他点头,然后是一阵猛烈的咳嗽


他吐出一朵完整的没有带血的白色桔梗

 

何运晨说,曹恩齐,你看,桔梗的花语除了无望的爱,还有永恒的爱,我的意思是,我爱你

 

最后的最后,何运晨的妆已经花完了,曹恩齐的口红也亲花了,他们不得不被化妆师抓去补妆,两个人并排坐,手紧紧地牵在一起

 

 

 

无语,啥也没有有点都删完了怎么还过不了审☺☺☺

[启程] alpha又怎么样

白兰地味alpha恩×海盐汽水味alpha何

详情请看置顶

 2.7k+

 

 

何运晨从小和曹恩齐一起长大,从幼儿园到高中一路同桌,甚至考了同一所大学,是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

 

何运晨有个烦恼困扰了他很多年

 

发小曹恩齐早早分化成了alpha,怎么自己一直到大二都毫无动静,前几年父母还说不急不急,等他考上大学后明显慌了,到处找医生,说要找alpha或omega用信息素刺激一下,指不定就分化了

 

何运晨觉得这个医生不太靠谱,一点都不严谨,但是母命难违,他只能抱着怀疑盯上了一无所觉的曹恩齐

 

他将医生的办法全盘托出时,曹恩齐的表情很奇怪,带着笑意,还有一点莫名其妙的野兽一样的侵略性?但是他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,反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

 

曹恩齐再怎么样也不会对我不好嘛,何运晨这样安慰自己

 

他们挑了一个长假,保证无论他分化成omega还是alpha都不会影响什么

 

分化成omega曹恩齐肯定不会对我下手,alpha又不可能和我打架,beta更好,啥事没有,虽然按照他爹妈的属性来说不太可能,何运晨这么想着,安全感满满

 

到了约好的那一天,他们提前定了酒店,又不差钱,要了最好的套房

 

他坐在床上,曹恩齐站在他面前,两手轻轻压在他肩上,说是防止分化时身体的反应,作为还没分化的新手,当然选择听他的啦

 

何运晨其实一直都不知道曹恩齐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,问本人他也不说,搞得他心痒痒,他猜测过,曹恩齐这个人吧,慢热得要死,但是温柔宽厚,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出什么信息素适合他

 

当然,没分化的人也感受不到信息素

 

“我要放出信息素了,你仔细感受感受。”

 

他听见曹恩齐这么说,赶紧收敛心神,耐心等了十几分钟,别说,好像真感觉到了点东西

 

浓烈的白兰地味慢慢充盈整个房间,浓度一翻再翻,何运晨后颈处的腺体隐隐有些发烫

 

“是酒味吗?好像是白兰地,度数挺高,但是挺好闻的。”

 

“对,是白兰地的味道,你的腺体有没有什么感觉?发烫或者什么?”

 

“有,我感觉……嗯,有点热。”

 

“啊,恭喜你,试着放点信息素出来吧,这个是天生的就会的。”

 

何运晨用心感受着后颈的腺体,慢慢放出信息素

 

“是海盐汽水味的诶!不是很浓,很清爽。”

 

他没忍住,信息素持续放出,与浓烈的白兰地纠缠在一起,可能是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,信息素并没有互相排斥

 

突然他的肩上一痛,才注意到曹恩齐不对劲

 

“恩齐?你没事吧?”

 

曹恩齐低着头,垂眼盯着他的眼睛

 

“易感期提前了,被你的信息素逼得。”

 

何运晨的负罪感一下子就上来了,曹恩齐好心帮他,自己却让他的易感期提前了,他越想越愧疚,一张嘴心虚地叭叭叭说个不停


看瓶,通向微博

 

“alpha又怎么样呢,还是要和我在一起啊。”

 

“哥哥,我爱了你好多年。”

 

窗外白光已昏黄

 

何运晨陷在黄昏里,像一颗融化的蜜糖

 

我囿于你指尖,不过方寸,我心甘情愿

 

我又嗑到了!!!

和曹东合照一脸高贵冷艳怎么和某个仙子一起就不值钱的样子!!!

启程疯狂上分!

[山花/白魏]你好,男朋友

有颜色,没车,很短

指路置顶,谢谢配合




白敬亭只是仰头亲他的嘴角

 

他们紧紧地拥抱着,接了一个缠绵悱恻的吻,像是交颈的天鹅

 

待到事后他们都平静下来,魏大勋眉眼带笑,伸出手跟他说:

 

“你好,男朋友。”

 

白敬亭跟他握手,把人拉过来亲得满脸通红

 

“你好,男朋友,未来请多关照。”

找一本晋江预收文

找一本晋江预收,纯爱还是无cp的穿书文,应该还没开始写,梗很带感,简介差不多是这样:

原主是一个重要配角,恶毒男配吧好像是,但是自杀了,系统就随便抽取了一个人替代他,主角是灵异世界来的,简介花了几行字描写他的外貌,就是绝美的那种长相,好像姓叶,好像,我记不太清楚了

预收挺多的,几百一千吧,应该不是那种小甜饼作者写的

超级想看的,简介真的很戳我,找到了不胜感激

♡(*´∀`*)人(*´∀`*)♡

“I love you.”

“I love you.”

这句话可以是我爱你,也可以是我爱你们


救命,这什么np文的既视感啊

一点汉字来的灵感


我曾见过一对兄弟,他们说:“我们是权利。”

他们拥有惊人的美貌,无数人为他们疯狂

哥哥权蜜色皮肤,肌肉线条漂亮,并不夸张,两只眼睛一灰一金,深邃而冷厉,他时常拧着眉,高冷又禁欲,看上去很不好接近

弟弟利则纤细得多,他白得像雪,眼睛是纯然的黑色,架着一副金丝眼镜,坠着细长的流苏,像只精明的狐狸

兄弟两个都有纹身,权在右腰,是一大片浅金色的龙,利的左手无名指处纹着一枚钱币的符号,不得不说,这为他们增添了不少魅力


我遇见了,他们很奇怪,从来都不一起出现,但是听其他人说,他们感情很好

虽然丑长得不好看,但是没有人敢嘲讽欺负他,可能是因为他身侧围着一条黑色的小龙,王也有一条差不多的,只不过他的是金色的,像撒了金粉,闪闪发光,瑰丽得很

王有一支很漂亮的手杖,但是我从来没见过他拿,倒是丑经常拿着那支手杖,在地上敲出笃笃的响声

[越晚 | 春日宴 | 10:00]成年礼

上一棒@余霄年 


https://m.weibo.cn/7607464756/4750704193046204


微博越晚超话找月辉填就,应该没挂